昂武门户网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燃尽芳华凝馨香——追记对外经贸大学教授于瑾

燃尽芳华凝馨香——追记对外经贸大学教授于瑾

余金(前排左二)和学生们合影。(信息图片)

前国际商业和经济大学教授于进去世一年多后,她的同事们想起她会痛哭流涕。她的学生、同事和家人已经筹集了300多万元为她设立了一个基金。所有认识她的人都称赞她善良、体贴、细心和才华横溢...

9月16日,俞进的教育基金正式揭幕。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麻省理工学院的罗伯特·默顿教授来到北京参加仪式,并担任该基金的名誉主席。

俞进生前没有行政职务,也没有获得荣誉。她死后,学校授予她“模范教师”的称号。然而,在学生和同事的眼里,俞进一直是一个他们真心喜爱和亲近的好老师和好姐姐,是许多人职业道路的向导,也是改变他们生活的最重要的人。

爱学生的“大姐”

余金曾是外经贸大学校园里的一道风景——许多学生称她为“仙女姐姐”。她的选课系统一开放就总是满满的,她需要占用一些名额。

学生们喜欢于进,因为她在课堂上讲得很好。1991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俞进来到国际经济贸易大学任教。20世纪90年代末,国内小额信贷教学刚刚起步。时任国际经济贸易学院院长的林·桂军找到了俞进,并希望她能尽快开始“投资研究”课程。这门课程涉及大量数学知识,而她那个时代的学生从未学过,也很难理解。但是余金果断地承担了任务。她开始自学数理经济学,将深刻的金融理论与金融投资实践紧密联系起来,并用大量数据和案例辅助教学。

2008年,在俞进发起的“投资”课程推出后,全校学生争相上课,每堂课都不断扩大。同时,俞进还围绕这一必修课程开设了“证券投资基金”和“证券投资实务”等课程,为外经贸大学金融专业的微金融课程体系奠定了基础。

为了提供这些课程,于金花费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但她从未向同事们提起过。后来,学校引进了大量从事小额信贷教学和研究的年轻教师。余金主动向新老师发送了他创作的王牌课程“投资”和备课笔记。他开始接受新的挑战,教授“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这门课更加传统和复杂。没有全面而坚实的金融基础,很难讲得好,其他老师也不愿意讲。结果,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被俞进打磨成金牌课程。

学生宋元阳做了几年俞进的助手。他记得余老师的教案从来没有重复过,她每年都要更新教材和课件。她也会特别考虑“80后”和“90后”学生的兴趣点,所以她很受欢迎。

受欢迎的直接“后果”是俞进很少按时上课。每次她宣布下课,学生们都不涌出教室,而是涌进讲台围住余老师教务办公室主任蒋显灵回忆道,“这是一堂两个半小时的课,但余金课后会留下来回答一两个小时的问题。回答完她带来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后,晚上7点就能离开真是太好了。”

然而,无论什么时候,于禁都不会拒绝学生。她的家人只能等着在教学楼下接她。"即使在秋天和冬天,俞进也经常出汗,如果她不吃饭,她的胃也会痛。"蒋显灵说,她不知道自己被告知多少次,但余金总是微笑着说,“这对学生来说更方便。”

除了教学之外,俞进还致力于新兴市场金融的理论和实证研究。被称为“选项之父”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默顿非常欣赏于金的才华,并将她的研究成果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材。

这些年来,有很多机会转到金融业,薪水也很高,但余金从未想过离开讲台。在过去的28年里,她已经教了近18,000名学生,培养了94名硕士和7名博士生,他们都已经成为中国金融业的骨干。直到他去世,余晋仍在指导14名研究生和4名博士生。

用心对待每个人

俞进教授的讲座讲得很好,每个人都知道。然而,直到她离开后,每个人才拼凑出她对学生和同事有多好。

一年多以后,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的江平教授提到余金时,还是忍不住哭了。她把记者带到了科研大楼的715室。门牌上还写着“俞进教授”。然而,江平三年前就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余金把他的办公室让给了江平。

“那时我还是副教授。办公室里有两个人。人们又忙又吵,孩子们很小。我不能在家或在学校静静地工作。”江平回忆说,在一次聊天中,她漫不经心地谈到了自己的苦恼。出乎意料的是,于进当场说她可以去自己的办公室,并在几天内腾空了办公室,给了江平房门钥匙。

从那以后,俞进在学校里没有固定的办公室,所以学生们很不方便自己回答问题和申请材料江平说,“于禁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件事。每次她的学生找她,她都会让他们去会议室、咖啡馆和移动办公室。学生们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我们谈到她时她去世了。于禁就是这样,默默地关心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于禁死后,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回忆她。有人说,“我觉得余老师对我很好。原来她对每个人都很好。”

学生何良宇在支持教学前征求了于进的意见。于进不仅鼓励他去前线,还礼貌地说:“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在支持教学后成为我的研究生。”这张口头“支票”使得何良宇在支持千里之外的甘肃教育方面非常实用。一年后,他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俞进的研究生。毕业时,于进尽力给他推荐了一份工作。今天,何良宇是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负责人。

2001年,学生夏薇犹豫是在国内找工作还是出国留学。他来请教俞进教授,俞进教授根据夏薇的情况强烈支持他出国留学。沙威在得知自己有经济困难时,建议他采用未来工资现金流抵押和个人信用众筹的方式来解决学费问题。"俞老师带头提供了一万元的资助."夏薇说,尽管这个家庭后来支付了学费,也没有使用老师的钱,但是俞进的教导“那些能够资助自己项目的人才是真正学习金融的人”总是让夏薇铭记在心。

余金身边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她的担忧。她密切关注学生的朋友圈和生活趋势。当他们结婚生子时,她会仔细挑选礼物。"老师给我的孩子送的衣服比我家人送的多。"江平说:“这是她用心对待每个人的方式。”甚至在她离开后,她的家人在她的书包里发现了一笔3000元的捐款给学校生病的老师。

巨大的“无形”工作量

近年来,一些大学教师的思想不是关于教学,而是关于经营项目,做科学研究和经营公司。作为一名金融学教授,俞进已经在金融界呆了20多年,被认为是最接近金钱的人。然而,她仍然关注她的学生。

“用淡泊的名利来形容余晋,再准确不过了。她不会在学校为荣誉而战,甚至不想对此发表评论。她给了别人机会。”蒋显灵回忆道,“是我告诉她,当她成为博士生导师时,她可以带来更多优秀的学生,你们的硕士学位学生可以跟随你们继续深造。然后她申请了一名博士生导师。”

余金称她的学生为“小孩子”和“小可爱”。每学期最后一节课,她总是在屏幕上键入“祝小学生期末考试顺利”。俞进像爱“大姐”一样爱这些“孩子”。

在每个学年开始时,俞进开始为学生准备十几条建议,让他们选择论文题目和列出参考书。每个话题都是在她阅读和思考之后决定的。与此同时,她给了学生们打开话题的指示,有时长达数千字。她认真回复学生写的每封邮件和微信。2017年的硕士贾敏给俞进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是如何从本科生过渡到研究生。出乎意料的是,余晋回复了一封1000多字的邮件,详细列举了他在专业课程、英语基础、心态调整等方面的想法。

这些工作不会留下照片,不能填写表格,也不会成为主题项目。当学校计算工作量时,他们根本不会被提及。然而,这些“看不见的”工作量已经成为余晋学生的永久记忆。

对学生的爱一直持续到俞进生命的最后一刻。

2018年5月24日中午,在签署了最后一份博士毕业材料后,于进收拾行李回家了。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由于学生论文写得太多,她没有好好休息。她前天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看到“小同学”一个接一个顺利通过,她高兴地对同事们说:“那我休息一下!”

短暂休息后,俞进通过微信和电话回答了六名学生关于修改论文的问题。最后一个学生在晚上00: 57收到她的信息。之后,她应该上床睡觉了。按照她通常的时间表,当她从午睡中醒来时,她会继续在办公桌前工作,或者回答学生的问题,或者完善手头的教案。

谁知道呢,她会在这里休息。

“与许多经历过艰辛的英雄和模特不同,俞进的生活一帆风顺,他的家人也很幸福。”蒋显灵说,“俞进对待学生和同事的每一点都是普通人可以做和学的,但他们不能一辈子坚持下去。在平凡的岗位上取得非凡的成就是俞进最辉煌的地方。”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 甘肃11选5

上一篇:外汇局正着手修订取消额度的配套法规

下一篇:中国中材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业绩补偿所涉诉讼事项进展公告

扫描关注微信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