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武门户网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词语||熊月之:晚清几个政治词汇的翻译与使用

词语||熊月之:晚清几个政治词汇的翻译与使用

这篇文章来自《苗条》(1999,第1期)。

资料来源:石林,1999年,第1期

这篇文章来自:不要吃我的小米

历史学家熊月之先生

本文主要探讨晚清时期自由、民主和总统三个词的翻译和使用。

自由,在马礼逊字典(1822)中,被翻译成“自由的原则”。在马多克斯的《英汉词典》(1847)中,它被翻译成“自主、自主的权利、武断的专业知识、自由和骄傲”。从那时起,“自由”一词被用来解释自由。在罗存德的《中英词典》(1866)中,它被解释为“自治、自由、自我管理的权利、自我行使的权利和自治原则”。它还增加了具体的解释,如自然自由、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罗存德的解释主要被20世纪初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汉英音韵学词典集成》(1902)所遵循。

“自由”一词很早就出现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汉代,郑玄在《李记·邵毅》和《清鉴·黥布推》的注释中已经有了“不敢妄为”的说法。《朱环传·三国兀术》中有这样一句话:“克制不得自由”。古乐府诗《孔雀东南飞》中也有这样一句话:“我早就生你的气了,你有自由吗”。然而,这些“自由”并不作为政治或分析词汇而存在,并且与现代自由概念相关,但它们并不完全相同。

1868年7月28日签署的新《中美延续条约》包含“自由”一词:

伟大的清帝国和伟大的美国,渴望读书的人去各个国家,或者愿意永久入籍,或者进进出出,总是由他们自己决定,不得禁止。现在两国人民可以互相交流,或者旅游,或者贸易,或者长期生活。只有当他们自由时,他们才能受益。[1]

“自由”的用法与古代中国没有太大不同。

1885年12月23日,英文报纸《紫林溪》刊登了“自由党”的中文译本。1887年,《申报》中有一篇题为《西方国家的自由与爱情理论》(On the Theory of Freedom and Love in Western Countries)的文章,介绍了自由思想、自由原则以及培根等人在这方面的理解。该条中的“自由”原则如下:

西方国家所谓的自由职业者是指君主和人民之间的密切关系。他们的情况没有太大不同。他们自上而下相互联系。他们的感情没有疏远。如果国家发生重大事件,官员和绅士将聚集在一起讨论。普通人也必须参加讨论。国王答应了,但是人民拒绝了,他们不能这么做。人们说可以,但是国王说不行,他也不能这么做。那些建立所谓国家事务的人也是那些与君主共享普通民众的人。虽然有暴君掌权,但一个人不能私下虐待一个人。如果人民有罪,你不能违反法律,把他们当成小偷。那些掩盖法律的人是由上天决定的,心灵的正义超出了君主单独掌握它的权力。因此,他们不必为一个民族寻求私人保护。尉犁庶民,如果能遵纪守法,尽职尽责,自爱,怀上惩罚和害怕惩罚,虽然老死,不涉朝廷,不见统治者,游下贾府,吃饭要肉,走路要车,清白要富,静贞是自娱自乐,也就是说,贫穷又便宜,有什么坏处?这叫做自由。[2]

这是晚清时期对西方自由概念最早的具体介绍。在此之前和之后,在1885年,约翰·弗莱尔和英祖西翻译了《当乔治说的时候》,大约在1890年,何启和胡立元做了《新政的真正诊断》两人都引入了自由的概念,但都把“自治权”而不是自由作为自己的权利。1895年,严复在《关于世界变化的信》中向西方社会介绍了自由原则的重要性。他认为中国和西方最根本的区别在于自由和非自由:

中国古代圣人非常害怕丈夫的自由,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一名教师。皮西人的说法是:只有人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那些自由的人都被接受。老朋友都是自由的,国家都是自由的,第一要务是不要侵略破坏。那些让人们自由的人,斯里兰卡是反叛的,呼吁人道主义。杀害、伤害和盗窃人民财产都侵犯了人类自由的极致。因此,即使君主不能侵犯人民的自由,他们都应该对此有所耳闻。[3]

1900年,《世界公报》从第136卷连载了斯宾塞的《自由》。1903年,严复翻译出版了约翰·密尔的《论自由》,并将其命名为《群体自身权利论》。同年,马吴均翻译出版了《自由的原则》一书,将西方自由思想完全引入中国。

以上是晚清时期自由和自由思想一词传入中国的一个简单过程。

在马礼逊字典中,民主被解释为“许多人既不发号施令,也不乱管闲事”。仅仅

这句话,他可能找不到合适的汉语词汇,所以他应该用一句话来表达。在马多克斯(Maddox)的英汉词典中,它被解释为“全民的国家制度、全民的治理、多人的无序以及小人对权力的操纵”,这似乎是贬义。罗存德对《英汉词典》的解释类似于马多克斯的解释,“民政归所有人管辖,白怡的姓氏是用来行使权力的。”商务印书馆的《汉英音韵词典整合》的解读与罗存德的语气略有不同:“民政、白怡姓、行使权力、民主国民政府”将“行使权力”改为“行使权力”。如果在20世纪初,马多克斯仍然有一个贬义词来形容民主,那它至少是商务印书馆词典中的一个中性词。

在中国,民主最初的意思是“人民之主”。历史书。俗话说,“夏天被民主的夏天所取代”;《左传》说:“它的语言不像民主”。这些民主国家是人民的主人。在晚清,“民主”一词的含义并不完全对应于西方语言的民主,有时指的是民主政权。

1864年,丁克扬在《世界公法》中多次使用“民主”一词:“美国和美国的大法律保证所有州将永远回归民主,没有外敌入侵和攻击“[4”;“如果一个民主国家要选举其领导人和官员,他们都应独立并遵守国家法律”[5);派遣特使接任特使一职,“在民主国家,它要么由领导人领导,要么由议会领导,要么由领导人和议会共同领导”[6。从那以后,这个词被中国外交官在谈论民主时广泛使用。19世纪70年代,郭高希在日记中多次使用这个词:“刘云升说:这种方法是真诚和好的,但在非民主国家,这是不可能的。西方国家享有长期的国家地位,君主和人民也掌管国家事务。”[7]

西方国家是由君主和民主国家建立的,而拥有统治权力的议会是建立在人民精神力量的基础上的“8”。黄遵宪在《日本编年史》中说,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有一个被称为君主的专制君主,在审议和管理国家事务中被称为民主政体的庶人,以及被称为君主和人民的共同统治者的上下层权力”,[9。这里的民主主要是“以人为本”。

晚清的“民主”一词有时指的是“民主”,这是民主国家元首的意思。《环球公报》在这个意义上多次使用“民主”:“美国民主改变人民”和“选举民主”[10。“美国的民主被称为美德的大印,从华盛顿开始”[11。1890年11月,中国古代的“人民之主”和“人民之主”在词类上是相同的,但含义不同,意思是“以人为本”。《世界公报》发表了一幅华盛顿肖像,标题是“华盛顿雕像,伟大美国的建国民主”。“民主这个旧词是新使用的,它巧妙地运用了汉语构词的灵活性。

总统,在马礼逊的字典里,被翻译成“长,领袖”。在马多克斯的英汉词典中,它被翻译成“监督者、领导者、大臣、檩条、天晴、地晴”等。在罗存德的《英中词典》中,除了使用马多克斯的译文之外,他还增加了一句话:“美国总统花旗是一部大宪法”。在商务印书馆的《汉英语音词典集成》中,英语中也有这句话,但中文的定义是“美国总统”。

民主国家的总统制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因此,在近代早期,总统有几个译名:

首先是领导者。1817年(嘉庆二十二年),两广总督蒋梅荣向朝廷报告美国船只走私鸦片的情况时表示,米里坚“这个国家没有国家领导人,只有一个领导人。他是这个部落的成员,有几个职位。他每四年被替换一次。

贸易事务,让每个人都退出业务,也不是主持人的负责人发的“12”。

第二,首相。1819年,马多克斯写了《地理厕所简史》,称美国国家元首为“总理”:69q:花旗银行的政府怎么样?答:花旗法院,就像英国法院一样,有两个代表大会来管理法律和谷物税。然而,花旗没有土壤。相反,有人称首相为国家的统治者。他已经在位四年了,然后其他人获得了“13”的职位。

三、国家大师。1838年,郭茜拉在新加坡出版的《古代和现代国家法律指南》第20卷《亚洲和墨西哥的历史》中称美国国家元首为“国君”。

人民拒绝接受滥用权力。他们选择了可敬的国家成员为行会管理国家事务,并利用他们的权力驱逐了英国军队。一个国家的总统由民众投票选出,任期三至六年,进行大统一。每个省都有自己的行会,这个行会的杰出成员去国家的大统一法院讨论国家事务[。

四,先生,酋长,酋长。鸦片战争前,叶金钟在《英国外交简述》中说,米利坚“设立了十二个酋长担任董事”,“酋长去世后恢复了他们的职务”。魏源在《海洋地图集》(The Atlas of the Sea)中称美国总统为“大先生”:整个美国“拍下了一张大先生的大致照片,但强盗在世界上并不存在,四年后他被取代”。

五、州长。1860年,洪仁杰称美国为“一个州州长的五年任期,限于高薪”。任期届满后,州长将获得优惠待遇,各省将采取另一步骤”。

6.指挥官,总统,大指挥官,总统。

从鸦片战争前到19世纪70年代,有许多这样的头衔。1838年,臂章裨治文出版的《美国和哥伦比亚纪事》称美国国家元首为“指挥官”。1844年,梁庭南继续在《和郭盛说》中使用“司令”的名字:“全国有一个司令和另一个司令塔梅诺苏克”。1844年,许积仁在《赢得世界大战》中写道,美国掌管着26个省,“还将选出一位总统居住在首都”。所有部门都将接受联盟和战争事务的命令。遴选方法与各部委负责人相同,任期为四年,任期为八年“[16”。

1860年,玛格丽特在《焦启禄的抗议》手稿中说,“米利剑在总统的领导下统治着这个国家,传递的是好的和不好的东西”[17。

1875年,涂涛出版了《瓮范玉潭》,称美国总统为“总司令”。“花旗的良好立法是海外国家无法理解的。一个国家所谓的中国大学校长,岁时坚持银两万五千元“[十八”。

到19世纪70年代,报纸已经使用了“总统”一词。例如,在1878年1月12日《宣言》(Declaration)所载的《论泰国的国家权力》(On Thailand of State Power)一文中,“总统”一词在许多地方都有使用,比如华盛顿制定选举法,“但人民的受欢迎程度属于总统”等等。

“总统”是一个古老的词,在汉语中有两个原始意义。一个是经理和总经理的意思,这是一个动词。《韩曙关白公卿表》上写道:“太师、太傅、太保都是为了三个公职人员。他们建造高耸的建筑,坐下来讨论事务。他们没有总统,所以他们没有正式的名字。第二个是军官的名字,清代是指警卫营的军官。现代所用的总统显然具有古代“总统”的含义。这是动词的名词化和“总统领导”的简化。

一些西方人说他们不会容忍总统被翻译成“领袖”。1879年,一位住在上海的西方人给当时中国最著名的英文报纸《子林溪》写道,在中文里,“首领”的最佳意思是炮艇的船长,通常的意思是强盗首领。然而,西方传教士,尤其是美国传教士,试图用“头”来翻译总统是极其荒谬的。[[19]该译文中所谓的倡议可能是指上述美国传教士裨治文1838年出版的《美利坚合众国年鉴》,该书称美国国家元首为“指挥官”。

七、皇帝,君主,皇帝。从19世纪60年代到19世纪70年代,《新教会杂志》和《世界公报》中有许多这样的用法,如“美国皇帝传善而不传善”,“前退位君主毕尔两”[20”;“美国君主在四年内的更迭受到公众的尊重”[21;“今天的美国皇帝在古代是罕见的,并且已经持续了四年,是《[22》的两倍”。

民主。见上一段引文。

九、巴勒斯、布里奇顿、布里奇斯海豹天德。1844年签署的《中美王沙条约》中已经包含了“美利坚合众国和美利坚合众国正在推动美利坚合众国的理查德·西尔士叔公和天德已任命全权代表”等字样。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帮助穆威廉翻译西方书籍的蒋敦福说:

在这个州的人民中,有一个人被选来统治所有的人,他被称为伯罗斯。选择一个巴勒斯作为巴勒斯叔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问题。[23].

1868年,欧美的迈克尔·志刚说:

16日,普大使和其他官员一起前往蒂布里克斯顿。首先,全权证书将移交给布里斯托尔并亲自展示。[24]

1864年,丁克扬翻译的《普遍公法》说:

它的主权事务如此之多,以至于有盟国的领导人要治理。领导人用的是美国的语言。所谓的“天印”也是[。

19世纪70年代去欧洲的郭高希和去美国参加博览会的李贵,都称民主国家的总统为“布尔巴吉·西尔·天地”。[26]

在这三个词中,最常用的是“伯利兹美德的大印”。这可能是因为,除了音译之外,巴勒斯(Burroughs)和布里奇顿(Burlichton)的译名并没有从字面上表现出国家元首的意思,而“布里奇顿天德”可以唤起“处理御玺、享受天德的人”的联想,与中国“天德”的意思相吻合。在19世纪,外交使节经常使用“总统衣领”和“电气石”两个词,在更正式的场合使用“电气石”这个词,通常与总统衣领搭配使用。1879年,法国黎庶昌称法国总统大道或总统,这两个词互换使用。1889年,赴美国执行任务的崔国贤称美国国家元首为“总统”1890年,在欧洲执行外交任务的薛福成在给法国总统的信中说,“大清王朝的伟大皇帝问大发民主国的叔公李希,他的品德有多好”[27。他对此有一个解释,说“总统”通常被称为:

太熙的创建有三种类型:帝国、伊彦王国、统治者或国王或皇帝;它被称为王国,被翻译成侯国,统治者或侯或侯妃。两者和谐相处。换句话说,方大力是一个民主国家。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叫做李博·Xi·田德,俗称总统。他是由共和国选举产生的。他可以从七岁变成四岁。[28]

在上述九种关于总统的言论中,酋长、酋长和酋长都意味着蔑视和蔑视,这与当时欧美国家作为野蛮人和野蛮人的呼声是一致的。这些参考文献在1860年后很少出现。

在上述众多称谓中,“皇帝”和“总统”的原意最不相同,这在中西文化交流中引起了一些有趣的冲突。1838年,裨治文出版了《美利坚合众国纪事》,称美国国家元首为“[29司令”。然而,在1861年,被总督美化的《美国联邦大纪事报》称国家元首为“君主”:“军事权力,无论国家如何,都应由从陆地和水中归来的君主控制。”“执法权力只留给君主”[30。

也是在19世纪70年代中期,当普通人从中国习惯出发,称西方民主国家的元首为皇帝和国王时,住在上海的美国传教士林乐之在报刊上区别对待皇帝、国王和总统的问题:

外国称皇帝为国王,一切寻求和平,也就是大公,也属于皇位,但称之为“李希天德”,被称为没有和平的民主国家。此外,外国国王和他们的辫子现在被有一个国家但没有一个国家的人称为国王,被既有一个国家又有一个国家的人称为国王...对伟大的封印来说,天堂和美德,无论有没有国家,都被称为民主。

然而,普通人仍然不清楚他们的问题之间的区别。即使是主持《世界公报》写作的中国文人,也应该按照古老的传统称呼美国国家元首为皇帝,认为不这样做不足以表达敬意。[31]1879年5月,美国前总统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1822-1885)访问上海,受到热烈欢迎。格兰维尔曾两次担任总统。《宣言》将其翻译为“前总统”或“前天德大印”。为了表示尊敬,一般中国人称之为“皇帝”或“皇帝”。主持笔政的中国人在《万国公报》上发表的文章的标题是,虽然在《美国皇帝来上海的两个纪年典礼》一文中,格兰乌也被称为“昔日的天德大印”,但它也被称为“皇帝”,文章中使用的“坚扎”和“禅卫”是中国皇帝常用的词语:

在拿起武器之前,他曾是一名负责军事力量的将军。当北方和南方为平衡而战时,他在计划和赢得战斗方面行动迟缓。他有许多杰出的成就,他一定会赢得每一场战斗。人们深深地爱着它,并使它成为皇帝。这是第一次公开行动。在进行柞蚕之后,人们会为人民的担忧而高兴和担忧,最受人民欢迎的将是永远禁止购买奴隶和与中国交换和平条约,这对于周朝和野生动物,对于那些珍惜美德和灵魂的人来说都是足够的。民间不忍心建立禅宗王座,但在第二次公开仪式上,它仍然被尊为皇帝。......前“李希田德二为皇位,现已退休至安舒[32]。

根据中国文字的格式,“皇帝”一词是空的,以示尊敬。

上海名人郑关颖为Gran Wu的上海之行发表了四首五音诗,用“八年满了器物,高尚的声音传遍了全世界”来赞美皇帝和大地在第九个五年计划中,世界经历了3000次“[33”。他没有直接称呼格兰维尔皇帝,但是使用的“神器”和“95”是标准的皇帝等级。

为此,林乐志发表社论,澄清“那些称大印天德为国家皇帝的人”受到中国人的尊重。然而,“皇帝”一词被中国视为没有双重名称,而压制对其名称的了解并不一定没有对人民感情的反对。我泰西除了德国、俄罗斯、奥地利等国的君主自尊之外,英国、美国、法国等大国都没有。在美国、法国和其他国家的眼里,它真的不是一个好名字,它有民主的含义,“人民会有心中不满的人。“因此,英国、法国和美国的领导人不乐意以皇帝的名义生活在[34]。因此,建议人们不要再叫贝里沙·天德皇帝。

应该指出的是,沈玉贵和其他协助林乐至管理《万国公报》的人写了赞美格兰维尔郑关颖的诗。当然,他们知道总统和皇帝之间的巨大差异,但是最初的一套思想和习惯让他们觉得不称呼皇帝并不足以表示尊敬。因此,他们知道他们不是皇帝,而是“皇帝”。

从制度和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自由、民主和总统三个词与西方议会制度和民主意识形态密不可分。这个词在中国社会的翻译和使用与西方议会制度和民主思想的理解和情感密切相关。

鸦片战争前,中国知识界基本上不了解美国式的民主制度。因此,当谈到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国家元首时,很自然地会用轻蔑的词语,如“部落”、“领袖”和“酋长”。鸦片战争始于西方较少的国家。随着欧美国家理解的加深,人们发现无论是用“布凯尔先生”还是“皇帝”来指代美国的国家元首,它都不是真名。因此,使用了“天玺”的音译和“总统”的释义。

至于自由、民主这两个表示思想和制度的词,知识界在晚清一直没有创造一个音译的名词,没有像明末利玛窦、徐光启那样用“默达费西加” (metaphysica,形而上学)和“斐录所费亚”(philosophi,析学)来音译有关名词(“德莫克拉西“即德先生的译名是到五四时期才出现的),而是利用了中国原有的词。由于中国原词有相对固定的含义,与西方有关词并不是

安徽快3投注 时时乐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浓情中秋迎国庆 煮茶叙情谋发展——2019广安籍知名乡友、企

下一篇:原油需求依然不景气 国际油价走低

扫描关注微信
下载客户端